产品下载
胸有真情破千难
发布日期:2021-11-24 23:56   来源:未知   阅读:

  零上访、零冲突,沿线没有出现一例抢建、一起抢种,这是一次顺心暖心的和谐拆迁。

  早在一年多前,在省委、省政府的通盘考虑和大力支持下,中线高速公路规划作出调整,从琼中直达乐东。

  乐东县城到海口需要4个多小时的车程。由于路途远瓜菜收购商不愿去、企业进驻有顾虑,大片良田只能种植低效经济作物,老百姓守着绿水青山良田过穷日子。规划中的中线个乡镇,对于乐东来说是发展之路、希望之路。

  为了这一天,县委、县政府超前谋划,周密部署。早在2013年下半年,县委书记林北川就要求对沿线土地权属情况摸清底数;同时组织多个工作队进村入户,宣传发动,让沿线村民充分认识到中线高速公路对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意义;而一年多前启动的殡葬改革,将乐东段沿线坟墓全部搬迁,使坟墓不再成为此次征地中的障碍,这些前期工作,为此次顺利征地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5月27日,中线高速乐东段征地拆迁正式启动。省里给的时间表是在7月底前完成项目主体部分征地拆迁,而乐东,给自己限定的时间是15天。

  做好宣传,加强业务培训,最大化减少征地误差;每日明确具体任务和目标,把征地拆迁前期工作做充分、做细致;创新工作方法,放线、定桩、测绘、清表、挖沟“5个同时”进行,现场放线定桩,现场测量确认,量到哪里,清表到哪里,一气呵成……一场争分夺秒的征地拆迁攻坚战,在中线高速乐东段全面打响。

  仅仅8天,71公里定桩放线份补偿协议全部公示,边界挖沟全部贯通,207间5243平方米房屋及地上建筑物全部拆除。

  “这次征地拆迁,不仅推进速度快,而且省心、顺心、暖心。”主政乐东3年,指挥打赢西南电厂落地、殡葬改革、环境卫生整治、西环高铁征地拆迁等一系列大仗硬仗的林北川感慨地说。

  省心——征地拆迁往往矛盾冲突激烈,维稳工作棘手。然而,乐东的这次征地却实现了零上访、零冲突,县里为征地而成立的5个工作组中的维稳组、打击违建组出乎意料地成了任务“最轻松”的两个组。

  顺心——征地补偿数目不菲,在很多地方,修路架桥一有风声传出,就会出现大量抢建抢种。而此次征地中,乐东沿线公里不少是荒山野岭、无主地,却没有出现一例抢建,没有出现一起抢种。“抢建抢种就是挡路,而挡路就是挡财,挡好日子。政府不答应,我们老百姓也不答应。”万冲镇国强村村民刘林光说。他给记者算了笔账:“中线高速要建了,虽然用到我们的一些土地,但是今后,我们把水稻改种瓜菜,每亩地几百元的收入就会一下子提高到几千上万元,算算这个账,你说值不值得?”

  暖心——在几个乡镇采访,记者看到的是被征地户的一张张笑脸,听到的是一句句温暖的话语:“路通财通,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支持?”在许多地方,征地户土地权属纠纷是影响拆迁进度的重要原因。然而,在乐东征地拆迁中,农户土地纠纷却不再是征地的绊脚石。许多农户自愿搁置争议,配合征地。万冲镇国强村两村民因界线亩的土地纠纷,在工作组的调解下,他们各退一步,约定先配合测量、砍树,签名征地,赔偿款怎么分以后再说。

  喊出这话的,是位于高速公路互通的千家镇永益村的老支书荣成秀。苦心经营20多年的芒果园30多亩地,每年带来至少16万元的收益,就像是他的命根子。如今这里却面临征地拆迁。

  村里其他拆迁户开始都不愿意搬,纷纷来请这位曾做过22年村支书的长辈拿主意。

  想到3年后山岭变通途,村里一代代人将从这里踏上幸福路,荣成秀咬咬牙,下定决心:“先拆我的,党员不带头谁带头?”在他的感召下,12户村民没了二话,带上砍刀,各自砍倒了自家的果树……

  万冲镇洋老村党支部书记刘明才5月中旬因突发冠心病而入院,接受心脏搭桥手术。10天后,当他顶着烈日,拖着虚弱的身体,冒着豆大的汗珠,出现在村里的征地动员现场,爬上正在打桩放线的山坡时,涉及征地拆迁的7个村小组114户村民被深深打动了,他们动情地说:“这个地,你们征吧,我们没意见!”

  抱由镇番豆工作队队员陈文累到小腿多次抽筋,摔倒在陡峭的山坡上,却忍着剧痛一次又一次站起来继续工作;

  万冲镇副镇长杨恋英挺着怀胎6月的肚子,放弃组织照顾,主动要求到第一线,完成征地拆迁任务;

  县安监局局长陈发强接到父亲病危的消息,但因征地工作正处在紧要关头走不开,等他忙完手头的事情匆匆赶回家,却没能见上父亲最后一面。这个满心愧疚的男人,忍不住放声大哭;

  重大项目,党建先行。这次征地拆迁中,乐东启动县领导亲自挂帅驻村指导、机关党员干部成立工作队长期驻点真抓实干、镇委围绕部署积极协助、村委会参与解决现实问题的“四级联动”工作模式。这种上下联动、齐抓共管的工作模式,充分发挥党员干部的核心作用,既有效推进征地工作,又在工作中锤炼干部作风。

  在急难险重任务面前,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成员既坐镇指挥,又亲临一线与大家共同应对。征地工作启动后,身为征地拆迁工作领导小组总指挥的林北川多次召开会议,研究推进工作的措施和办法,每天深入公路沿线乡镇和村一线调研指导,排忧解难,鼓劲加油。

  抱由镇实行“两个黑”的工作方式:早晨天还黑的时候工作人员要到达现场,晚上天完全黑了之后才收工,强力推进征地工作;

  黄流镇采取“白天主外晚上主内”超常规工作方法:白天到现场征地,晚上召开会议研究分析问题和解决之道;

  万冲镇、千家镇发挥集体力量,发动没有征地任务的村、率先完成征地任务的村,支援帮助没有完成任务的村,大大提速征地工作……

  中线高速乐东段的土地上,留下了基层干部辛勤汗水和串串足迹,写下了员的使命和担当。

  在千家镇抱梅村的一处果园里,干部送来的井水,流向干旱的土地,也滋润着被拆迁户的心。

  在征地中,村里有一户果农一开始不愿意搬迁,村党支部书记杨必雄怎么做工作都没用。原来,果农担心搬到另一个地方后,没有水,不通电,生产生活会很不方便。杨必雄知道了事情原委,立即安排解决。

  几天后,当村干部吱吱嘎嘎地踩着三轮车,送来清澈的井水,又给他们运来电杆拉上电线时,淳朴的庄稼人不知说什么好,紧紧拉住杨必雄的手说,“我们马上搬。”

  在利国镇茅坡村租地搞种植的福建人陈辉眼看着一株株芒果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青涩到成熟,却在即将采摘的时候迎来了征地拆迁。陈辉一下子慌了神,不由得产生抵触情绪。

  工作组将心比心,决定先清点登记芒果,暂缓清表等待摘果。镇领导主动协助他组织摘果,还帮他联系销路。现在,芒果园虽然没了,但他的心却是暖和的:“干部很有人情味,我不仅没有损失,如果加上补偿我还挣了一些。”

  8天里,工作队共帮助拆迁村镇解决诸如多年宅基地纠纷、符合条件的却申请不到低保等96宗群众切身利益问题。

  “对待群众实诚,才能换来群众认可。把工作做细做实,就能得到老百姓的支持。”林北川说。

  他和爱人半辈子省吃俭用,好不容易在2005年盖了一座毛坯房,直到5年后才攒了些钱装修。房子,承载着一家人满满的幸福和希望。

  得知自家房屋要拆迁,夫妻俩怎么也舍不得。可是,身为教师的容章坚深知高速公路对山里娃意味着什么,那是山区孩子走出大山的希冀。他主动提出搬迁。动迁那天,当轰隆隆的铲车开向房子时,两口子不忍心再看,站得远远的,泪水直下。

  “房子没了,我是心痛,但是还可以再建。路不通,山区的未来很难顺畅,心痛也没用啊。”容章坚的话代表了征地户的共同心声。

  当挖掘机不能开进橡胶林挖沟,万冲镇山明村群众扛锹带铲,主动配合村干部挖沟;

  当党员干部冒酷热、战高温作业时,村民有的煮好凉茶端来,有的递上毛巾,有的杀鸡宰猪犒劳大家;

  当接到拆迁通知,番豆村村民符志荣没有迟疑,第二天便从三亚赶回家,拆了自家的房屋;

  “乐东征地的加速度来之不易,这得益于省委为我们配备了强有力的县委领导班子,得益于从严治党,作风建设全面落实。”万冲镇党委书记张国辉说,“以前我们不少基层干部做群众工作的本领不多,干劲不足,在群众中的威信不高。近年来,在县委、县政府一班人的率先垂范下,我们经过国电西南部电厂落地、西环高铁征地拆迁、殡葬改革等几场大仗硬仗,干部作风得到锤炼,更加懂得如何做群众工作,和群众的感情也加深了,工作起来也就愈加得心应手。上下一齐心,再难的工作也容易了。”

  “大鹏之举,非一羽之轻;骐骥之速,非一足之力。”乐东和谐高效拆迁,谱写了一呼百应的鱼水新篇。